颠茄

一个自说自话子博,记录看过的书和电影。

旅途终点——虚无主义的深渊

我希望自己不要被定义。

读者只能从你的笔下看到我,你想怎么描述我就可以怎么描述我,你们想看到像醉乡遗恨一样的斑斓浪漫的酒鬼作家传奇。

可我只是一个普通人,我对电视成瘾,我像懦夫一样撤下电话,我不想拒绝我也不想主动,我自大又自卑,我希望人们看到我有多好,我又恐惧着名气。

我怕这样会让我像一个妓女,利用着名气达到更好的名气和利益。

我害怕科技,如果我在家里装电视,我怕我会一刻不停的开着它。越来越容易得到的愉悦,愉悦过后更深的空虚。那里没有真实,没有爱。

我想和别人分享我的快乐,但是脑海里从认识的人转了一圈,也没有一个可以真正聊天的,我觉得跟你聊天很开心,但是很明显你也是带着你的目的的。

我担心我被定义成刻意,也许我只是为了方便,这令我感到安心,会被大家想象成身份认证,会被别人误解是装腔作势。

我只是,一个没有更好办法活下去了,一个太过于美式理想了,感觉你生命中每一句箴言都变成了谬误,你看清了这个世界,一切不过是一场空,你没有办法正常的生活,这样的东西盘踞在我的体内,我所能做的只是不被它牵着鼻子走。

有些电影是关于剧情,有些电影是立于技术,有些电影宣扬着高的立意,那这部电影就是关于共鸣。

我坐着床边,窗帘拉着,没有开灯,只有电脑,和反射电脑屏幕的光。

看着车里播着音乐,两个人漫无边际的聊天对话。

一部电影,组成最多的部分是对话,甚至两个人的对话都不是问答型,是朋友之间一扯便会顺着思路走远的东拉西扯。

『This is nice,but this is not real.』

我知道懦夫的心态,不肯冒险出击,把它看成媚俗讨好,却内心渴望着有人的追捧。

我知道那样的心理防御机制,把畅销的都划分在垃圾,纯文学必定冷门的自我安慰,可一旦你的东西变得畅销,甚至你喜欢的一部神作变得卖座,你败得一塌糊涂,只能假装自己从来没有喜欢过它。

我知道那种无所适从,那种讨厌被定义,是对归属定位的模糊,是无法把自己划分到任何一个形容词下的彷徨,无论我在哪,我和谁,和哪个群体一起活动,我都没有办法觉得身处在他们之中。

几天前我在酒吧,酒吧有一场演出,舞台下面挤了很多人,不感兴趣的人在一旁三三两两的聊天打台球。

我混在人群里,假装对他们的歌很感兴趣,实际上来之前我都没有听过这个人的名字。

然后演出结束了,专程为了演出的人走了,只是为了喝酒的人占据吧台和椅子。

舞台下只剩我一个,不知道留在这还是去干嘛。

『It's me talkin' into the tape recorder.

And Drone's sittin' behind me just chillin' out.

I'm smoking.

Having just said I wouldn't smoke, I'm smoking.

Just me and your tape recorder.』

只是努力生活的一个人,有一天累了,他便去休息了,仅此而已。

评论(3)

热度(18)